您的位置: 首页 >> 走进高平 >> 长平文艺

五上交河南山 探寻田阁老墓地碑刻

来源:高平市大数据中心 发布时间:2024-05-09 【字体:

五上交河南山 探寻田阁老墓地碑刻

许永忠

  田阁老,即田逢吉,高平良户村人,清顺治十一年进士,官至浙江巡抚、兵部左侍郎兼按察院右副都御史加一级。其府邸即高平市良户村蟠龙寨侍郎府,其墓地位于交河村南山北麓半山腰宰家坛,又称府儿坟。2012年,我曾去过一次。墓地碑刻较多,能看到文字的碑刻只有驻立在原地的两通大碑。一通是清康熙六年十一月二十六日田阁老父母“奉天诰命”圣旨碑,另一通是清康熙十九年田阁老父亲田驭远入祀县文庙“乡贤”碑。墓地还有两堆荒草半掩扣着的多块断碑。因碑体太重,无法翻看。遗憾多年,未能探明是什么碑。

  今年3月中旬,得知田阁老墓地前些年被整理过。3月16日至4月11日,在友人的帮助下,先后五次上山,重新探寻田阁老墓地碑刻。

全景航拍照

  第一次,是3月16日上午,友人宁宇开车和我去,交河村党支部书记韩小兵同志带路。上山路上,韩书记向我们介绍了有关情况。前几年因森林防火,加宽开通了上山道路,并根据有关部门的要求,曾夷为耕地的田阁老墓地全部收回村集体,不再由私人耕种,还对墓地碑刻进行了整理。其中原因,不详其情。到达墓地,首先看到路旁立着三块牌子,一块是“晋城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交河虎耳坟”的座碑,立碑时间是2013年1月29日,高平市人民政府立;一块是“交河虎耳坟保护范围”牌;还有一块是“文物安全直接责任人公示牌”。一切皆明白了。再看上下两块墓地,已荒芜多年,四周被新植的松柏围着。下面附属区,石人石马立在原地;上面佳城区,全部荒芜,中间一条红砖铺设的道路,荒草掩埋,已无路可行。佳城内原先扣埋在荒草中的残碑,除立着的一通外,全部整理到一起,其中还有一块断为两截未经磨制的毛碑。为拍照这些碑刻,韩书记专门电话联系了两村民,带着梯子和锄头,开着三轮来帮忙。清理罢荒草,擦拭了碑块,宁宇小心认真地进行了拍摄,还航拍了大景。我先用小相机照了一遍,又用手机依次拍了一次,然后坐着村民开的三轮,收获满满地下山回了城。午饭后,坐在电脑上整理图片,发现我的相机没上卡,白忙了一场。好在手机也照了一遍,依次看过,感觉收获不少。因照片太差,内容多不清楚。电话催宁宇快点发来。晚上,宁宇回电,说相机的卡环了,照片没一张。只发来几张航拍大景片。第一次就这样失败了。

  第二次,是3月17日。我没去,宁宇因买卡需等几天,就电话让良户村的一个朋友,上山去照一下。近午发照片到我的邮箱,可能因相机原因,字迹多不清楚。加之晚上下雨,照片干湿不均,也不能用。只好等宁宇买来新卡再照。

  第三次,是在宁宇买来新卡后的3月22日。原计划星期六去,因天气预报有雨,只好提前。我和宁宇专门带了毛巾和水等,开车到交河,再次上山。天气很好,我用毛巾依次擦拭着碑块,宁宇用相机很认真地拍照。我还用手机再拍了一遍,认为万无一失后,两人信心满满地下山回城。事情往往就是这样,认为万无一失的事,却恰恰就“万逢一失”了。回家后,我把手机上的照片转到电脑上,反复对照,发现缺了一块。等宁宇发来照片,发现也缺了一块,而且和我缺的是同一块。电话问宁,让他再检查一遍,是否漏发,宁说全发了。再检查我的,还是如此。我怀疑是否丢了一块?再一想,那么重的碑块,过去没丢,难道这几天会丢吗?若没有丢失,为什么我们两人漏照的会是同一块,难道就这么巧吗?我不得其解。

  第四次,是一天后的星期天上午,即3月24日。我和世宏、世俊有事去了晋城。近午返回时,我提出绕道去交河南山看田阁老墓地碑。两人没意见,陪我开车去了交河。天气预报有雨,近午阴的很重。因怕午后下雨,三人饿着肚子先上山。刚到交河,天就下起了毛毛细雨,我还请交河韩小兵书记帮忙借了伞。山路倒无大碍,墓地荒草较多,倒不太难行。在墓地,我找来一块毛巾擦着,让世宏用手机照,我也用手机照了一遍。雨催着我们,匆匆下了山。到交河村边,三人踩了六脚泥。简单擦洗了一下,乘车返回。路上绕道在马村一饭店吃了碗清真烩面。下午,电脑上整理照片,世宏的手机照的真好,非常清楚,谁知又没照全。我照全了,但效果不好。

  第五次,是4月11日下午,张继联开车和我同去。吸取前几次的教训,继联带着两套设备,照相机和航拍机。我准备了水、毛巾,还带了一个轻便的塑料凳。天气很好,很快就到了墓地。墓地插着两束塑料花和几枝白菊花,这应该是田阁老后人清明节祭奠时插的。塑料花依旧鲜艳亮丽,白菊花已经焉了。我驻立坟前,向田阁老鞠了三个躬,开始拍照。我用毛巾先擦拭碑面,让继联踩着凳子照。一遍照完,我又用湿毛巾擦拭着,让继联照第二遍。二次照完,继联用航拍机近距离拍照第三遍,我又用小相机依次照了第四遍。认为万无一失后,收拾行李,欣赏着周边的春景下山了。回到城里,我回家先看了一下自己照的,有满意的,有不满意的。等继联发来,发现近距离航拍的最好,惜因墓地草树的影响没航拍全,相机照的倒是全,但清晰度不如航拍的。就这样,我从这次和前几次拍摄的照片中反复挑选,总算选全了,满意度还是不太高,只能算及格。

  就这样,五次上山,没有一次是满意的。看来做一件事真不容易,做好一件事情更不容易。整理五次上山的照片,从中选出三组,发现有3通较完整的“奉天敕命”和“奉天诰命”圣旨碑。

  一通是清顺治十四年三月初十日,田阁老夫妇“奉天敕命”圣旨碑。碑虽断为三截,内容较全。原碑碑头完整;碑座还在原地,赑头断裂。

  一通是清顺治十八年正月初九日,田阁老夫妇“奉天诰命”圣旨碑。也断为三截,内容较全。碑座未见;碑头断为两截。

  一通是清顺治十八年正月初九日,田阁老父母“奉天诰命”圣旨碑。碑也断为三截,内容较全。碑座原地保存,赑头断裂;碑头完整。

  另外,还发现一小截断碑,应该是清顺治十四年正月初九日田逢吉父母“奉天敕命”圣旨碑。碑身只有下面一小截;碑座在原地,赑头断损;碑头较完好。

  田阁老父亲田驭远康熙十九年立的“乡贤”碑塌毁,断为两截。碑头较完好;碑座原地保存,赑头断损。

  清康熙六年十一月二十六日,田阁老父母“奉天诰命”圣旨碑,还在原地驻立,保存完好。

  通过这次探寻考察,从墓地新发现的4通圣旨碑(1通残件),加上原地竖立的1通圣旨碑,与田阁老夫妇、田阁老父母墓志铭记载的三次荣享皇封,完全吻合。第一次是清顺治十四年三月初十日,田阁老任翰林院庶吉士,敕封文林郎,其妻敕封孺人;其父母敕封同其夫妇。第二次是清顺治十八年正月初九日,田阁老任日讲官翰林院侍读,诰封奉政大夫,其妻诰封宜人;其父母诰封同其夫妇。第三次是清康熙六年十一月二十六日,田逢吉任内国史院学士加一级,官至二品,诰封通奉大夫,其妻诰封夫人;其父母诰封同其夫妇;同时,第三次还诰赠其祖父母和本生祖父母同其夫妇。总计三次敕封、诰封与诰赠,侍郎府田家与其本生祖一支应荣获圣旨8道,敕封、诰封与诰赠圣旨碑也应8通。宰家坛田阁老墓地6通,其它2通,一通在村西北红土坡田家东牌楼坟苍王墓,为诰赠田阁老祖父母田可耘夫妇圣旨碑,碑刻未见;一通在村西岭,俗称西牌楼坟,为诰赠田阁老本生祖父母田可乐夫妇圣旨碑,碑刻尚存,碑头未见。宰家坛田阁老墓地,现存的共有5通,其中1通为残件,4通较完整,1通未见。

田阁老父母坟后皇封与乡贤碑

  新发现的3通较完整的圣旨碑,全文如下:

  1. 清顺治十四年三月初十日,田阁老夫妇“奉天敕命”碑文:

  奉天承运

  皇帝制曰,锡类推恩,朝廷之大典;分猷亮采,巨㜽之常经。尔庶吉士加一级田逢吉,品行端凝,交思渊慱。简居玉署,奉职罔愆。庆典欣逢,新纶用贲。兹以覃恩,授尔为文林郎,锡之勅命。於戏!弘敷章服之荣,用励靖共之谊。钦兹宠命,懋乃嘉猷。

  制曰:恪共奉职,良臣既殚厥心;贞顺宜家,淑女爰从其贵。尔庶吉士加一级田逢吉妻冯氏,含章协德,令仪夙著於闺闱;龟勉同心,内治相成於夙夜。兹以覃恩,封尔为孺人。於戏!龙章载涣,用褒敬戒之勤;翟茀钦承,益励柔嘉之则。

  顺治十四年三月初十日

田逢吉夫妇“奉天敕命”碑

  2. 清顺治十八年正月初九日,田阁老夫妇“奉天诰命”碑文:

  奉天承运,

  皇帝制曰:国家推恩而锡类,臣㜽懋德以图功。懿典攸存,忱恂宜朂。尔日讲官翰林院侍读田逢吉才猷端亮品度,渊弘夙摛藻於禁林,贲扬学术,夂执经於讲幄。茂著忠勤,允称玉署之贤,宜荷芝纶之宠。兹以覃恩特授尔階奉政大夫,锡之诰命。於戏!弘宣誉命,朕犹靳於荣施;懋迪谟猷,尔尚钦兹宠锡。

  制曰:靖共尔位良臣,既効其勤;龟勉同心,淑女宜从其贵。尔日讲官翰林院侍读田逢吉妻封孺人冯氏,克娴内则,能贞顺以宜家;载考国常,应褒嘉以锡宠。兹以覃恩封尔为宜人。於戏!敬为德聚,实加儆戒以相成;柔合女箴,愈著匡襄以永賚。

  顺治十八年正月初九日

田逢吉夫妇“奉天诰命”碑

  3. 清顺治十八年正月初九日田阁老父母“奉天诰命”圣旨碑文:

  奉天承运

  皇帝制曰:兴孝维君,锡类弘昭。报本教忠自父,服官敬用承家。尔封文林郎翰林院庶吉士加一级田驭远,乃日讲官翰林院侍读田逢吉之父。学衍箕裘,训子作祯於国;德光纶綍,缔家食报於身。兹以覃恩封尔为奉政大夫日讲官翰林院侍读。锡之诰命。於戏!恩逮所生,弥表象贤之美;风兹有位,尚敦燕翼之谋。

  制曰:圣朝弘孝治以劝忠,贤胤令慈徽而永慕。苟宠赉叨同,则先后维均。尔日讲官翰林院侍读田逢吉之前母赵氏,华茂伤年,徽流  毓胤。难替子情於殁后,宜彰母德於生前。兹以覃恩赠尔为宜人。於戏!音容随翟服重光,姓字藉龙纶复贲。爰颁荣命,用慰幽灵。

  制曰:䟽恩将母,弘推锡类之仁;移孝作忠,均加显扬之念。尔日讲官翰林院侍读田逢吉母封孺人冯氏,息囗躬於静正,壶范攸崇;逮鞠子以劬劳,母仪式榖。兹以覃恩封尔为宜人。於戏!象服昭荣,聿荷廷纶之宠;熊丸嫓德,永贻女史之芳。

  顺治十八年正月初九日

  集唐学士柳公权书

田逢吉父母“奉天诰命”碑

  此外,清顺治十四年三月初十日田阁老父母“奉天敕命”圣旨碑残块残文如下:

  ……田逢吉之父譱

  ……囗锡之敕命於

  ……

  ……囗囗夙协承筐

  ……囗囗赫益贲徽

  ……

  ……囗囗书

田逢吉父母“奉天敕命”碑残件

本页二维码